返回金羊网

河南之灵宝市狗头金的传说

作者:杨宁波  发表时间:2014-12-03 09:03:39

该文章同时亦在《莽原》上刊载。






    【【狗头金】】简介

探明总储量近千吨、年开采百万两【中国第二】的河南省豫西小秦岭灵宝黄金市,自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开始兴起淘金热。如何淘金?您有兴趣到离西岳华山百多里、比西岳华山还高近500米的河南省第一高峰--老鸦岔旅游,看到曲曲折折的山洞连绵百多里。顺着洞中通往高处的岔道直上,可以到山巅。顺着山脚走洞中能到山巅,这在世界独一无二的。

这些山洞的天花板或洞脚乃至洞壁到处是五颜六色、耀眼增光的金属矿床、矿层、矿场...品位有多高?有狗头金、有米粒大小的天然颗粒金、有数千克品位的黄金、数百克的不消说了。

这些金洞外面下雪,内面是盛夏。采金汉子用炸药雷管掰开山神的牙齿,让它把金子吐出来。

淘金汉子也偷金子。他们如何偷?您想象一下、俩下?还是告诉您吧:把水银【汞】倒入球磨机,然后托朋友出面,购买这些机【球磨机】肚子中饱含汞金的废渣。再提炼出含量高达百分之十三的汞金。这个原理:汞抓金【和金相容】它们比重大,不易流出球磨机、和球磨机肚子的钢球研磨成混合天然颗粒金的废渣。其实,它才是“狗头金’。

金老板绝不会心甘情愿把黄金按三十多元一克的价格卖给人民银行。他们把它走私到广州、香港...如何走私?如何反走私?如何诈骗广州黄金客?广州黄金客如何引灵宝金灵宝人上钩?这里还原当时的场景。

淘金汉子如何过年?雷管是二踢脚,一棒炸药跟俩个雷管装易拉罐是手雷、是鞭炮、是抢夺黄金的武器。

最致命的竟是风机,点燃来此陕西、四川的朝天辣椒,把它随风送黄金坑洞。再强大的军队也无一幸存。

如果您是餐饮老板,正为缺少特色饭菜而发愁收入减少;如果您是厨师,正为厨艺平平苦恼;如果您是美食家。正为吃不到新鲜不高兴。这内,狼扣眼、水疙瘩、揪面片、石子馍夹凉粉、文昌饼、热拌羊肉、老城酱烧猪头....足足百多种灵宝特色小吃及其制法,让您流连忘返。

这是中国四大美人之首--杨贵妃的家乡。特色民俗浓郁。庙宇文化深厚。吃的老酵面馍馍,姑娘穿得红绸嫁衣,住的呢?是令人叹为观止的民间建筑奇迹,是“见树不见村,见村不见房,闻声不见人”的地坑院。这里招聘全凭‘吃相、吃量’!用吃食考女婿,用吃食戏弄前来的私塾先生,用吃食做‘笔试’....

灵宝苹果驰名中外!这里人如何靠苹果发家致富?他们先是面对,不要现金、价格低的果园承包害怕。捉弄那些‘二百五’,让他们成了让灵宝县长牵马游街的‘万元户’。最后,沿陇海铁路一千多公里,寻找苹果园去承包。他们的聪明才智,他们的酸甜苦辣咸,这里都有。

诸如灵宝第一个拍摄黄色录像【黄土高原的杨贵妃】,卖一万多元到香港的历史事件。【【胡润富豪榜】】榜上有名的灵宝金老板,这里都介绍他们的发家史。

灵宝文史有名的父子四尚书、灵宝风景名胜区燕子山上,曾经落过的美军飞行员的抗日历史.....这里都能一探究竟。

本作主人公是灵宝黄金矿区中心朱阳镇老虎沟的一个光棍。通过奇遇,侥幸睡了一个叫杨银娣的淘金女工。他们俩口私奔不成。那个杨银娣为了让女婿赚钱,好体体面面跟自己成家。就导演一场‘灵宝狗头金的故事’。

巾帼不让须眉!灵宝女儿个个是杨贵妃!这里,灵宝黄金女老板,灵宝黄金女走私贩,灵宝黄金卖淫女....她们并不输于‘大观园’那些女子的才色,反而,更让人惊叹:这是灵宝人的婆娘?                              

章节目录及简介

【1】灵宝狗头金之梦

位于河南省陕西省交接处,河南省第一高峰--老鸦岔脚下的老虎沟,有个光棍,大名张思德。他闻听:灵宝有狗头金的传说。就信以为真。他不再找说媒的啰嗦,准备好几个手电筒,锤子在北山崖附近满夜里敲打。关于黄金的知识就那么几点;黄金重,比同样大小的铁重二、三倍;黄金软,牙可以在它身上咬印印。辛苦几年,等生产队散伙时,他找有‘狗头金’半窑洞。因没有人认可:他发现的是“狗头金”。那些收小矿石的见他都说:“看不懂,摸不透这老虎嘴里的‘狗头金’。”他试图拿到灵宝地质队化验,可一打听:化验一个原矿样本,要值三十斤小麦的费用,他就心疼。最后,他决定,等本家三奶的表外甥---在樊砂金矿做助理工程师的表叔冰冰,等他来三奶家吃饭时,顺便瞧瞧。表叔来一看:全是废石。失望的他才知晓自己做”狗头金的梦“。

【2】初识淘金女

张思爹进新灵小吃城做学徒。原打算学厨师,会做饭,饿不着。当个厨师,哄个服务员,睡个热炕头。谁知,学厨师这么难。服务员也是,看客下菜单!只和几个年轻手艺高的厨师有说有笑、打情骂俏。根本不搭理他。就连洗碗、择菜的大姐,背后也说他坏话:这个小张是个八成,要不,没媳妇.....辞了工作,谁知走运进了黄金选场做厨师。碰见淘金女杨银娣。五亩乡桂花园的杨银娣姑娘最爱逗他:“张师傅!你看上去不老,人家说你四十八,都有孙子?是不是真的?”张思爹最怕人家把他岁数说多:“你还不知道?你都这么高,人家会说我年轻?”杨银娣吃个亏,很不服气:“你没结过婚就不认大姑娘和小媳妇不一样?真是,没吃过猪肉,难道没见过猪走路?”张思爹故意问:“你说说,大姑娘和小媳妇有那点不一样?”杨银娣冲口而出:“大姑娘走路,扭扭捏捏的;小媳妇走路,俩腿自然撇开!”张思爹憋不住笑:“你知道就是多!”杨银娣醒悟话说傻了,忙扭头走,边走边骂张思爹:“不跟你说,这么坏,难怪人家姑娘不嫁你!就是个媳妇也不嫁你这二百五。”没俩天,杨银娣又在厨房和张思爹聊天。说老半天,张思爹也不言语。干脆,她念说儿时的歌谣。不见张思爹笑,她刺激张思爹:“想媳妇想疯了,哑巴了。”张思爹吞吞吐吐:“你在工作时间聊天,不怕耽误干活?”杨银娣扑哧一乐:“你切菜净想媳妇,不怕切掉指头?我的工作就是东悠悠、西晃晃。一天八个小时,一月,五百元到手!”张思爹一愣:“你凭啥这么轻的活,这么多工资?我表叔一天十二个小时,累得要死,一月才二百;我一天四顿饭,也没有你的多?......自从那次,张思爹对银娣另眼相看:一个姑娘家,本事比男人都大!他暗生敬意。上街买菜,专门卖瓜子、口香糖等小零食。在银娣打水或送茶水时,一并递上。 待杨银娣有了“瘾”,张思爹开始买小物品,牙刷、洗发精、化妆品、小包....最后。他连内裤、奶罩、卫生巾都买起来。不知不觉,杨银娣从头顶到脚跟,从外到内,都是张思爹的东西,用张思爹的话:“从进口到出口,都是我的,就是心里,把我当个八成”。转眼来果园选场俩年多,张思爹还是没有把杨银娣弄上手。连边也没有沾上。钱也没有积攒下。张思爹也反复寻思:反正得不到,不能再耗下去。我得走人!哪里黄土不埋人?再说,人挪活,树挪死。

【3】淘金女大夸奇谈          急发财憨人显露

张思德走运把杨银娣弄上手。纸里包不住火。这件事大家嫉妒的,马上传达给杨银娣爹妈。不等张思爹过完“蜜月”,银娣父母就强迫杨银娣回家。老板结清工资,用车把杨银娣被褥等东西,全拉走。张思爹那肯罢休。他带着礼物,上门,借口看同事。杨银娣父母强忍火气,把他打发出门。杨银娣本家的几个哥哥,不等张思爹离开村子。在村口,一群人把张思爹打个开酱油铺子。张思爹顾不得拿,被扔下水沟的破烂礼品。抱头鼠窜。忙找个诊所,缝合伤口。在诊所躺俩天,才知道饥渴。摸摸口袋,不够打发医药费,更饥渴难耐,张思爹又气又急。好说歹说,给医生写个欠条,找个熟人担保。他才灰溜溜回朱阳选场。选场也不要他。之后,杨银娣出走,在故县一个选场打工。偷偷叫上张思德。俩口恩恩爱爱,如漆似胶。只是,银娣不满足这些。一次,张思爹‘磨完豆浆’,要睡觉,银娣说他:“咱不能把这,当馍饭吃。得出人头地。人家才不笑话你,我家,才能接纳咱们。今后,有了娃,得有个窝。”张思爹哪敢不听:“我好好干,不花销,你存钱,今后,你给咱安排。你是我妈,我是你乖娃娃。媳妇妈,喂口奶吧!”银娣指头点点他的额头:“靠打工,有那一个好过的?得做生意。咱,没有官命,不能巧取豪夺。咱做生意,偷奸耍滑,也能达到目的。你看赚大钱的,那个是正路得来的?银娣启发着想:“世上,最贵重数金子,淘金者最聪明!一番开导,张思德依言借钱准备找寻‘狗头金’。

【4】萧群广州求其财    衣锦还乡竟‘走私’

张思德借钱找大师兄---沫糊李,沫糊李发家靠的是灵宝最早黄色录像女主角杨贵妃的扮演者。导演却是萧群。话说那个导演和女主角的故事。’导演‘--萧群,独此往广州越秀区解放北路,到那儿找朋友寻出路。没到广州就犯愁:语言听不懂?下了广州火车站。茫茫人海,询问路?半天也听不懂。买张地图。却不辨方向。好不容易到地方,却没有能力。受到挫折, 萧群回到屋里,关门痛痛快快哭个够。常言:能高能低是条龙,只高不低狗屁虫!如此磨难的萧群,能在广州立足并衣锦还乡吗?

后来,萧群更多种经营,特色推销。先在广州市区,租赁废旧仓库。然后高薪雇佣本地人管理,专门培训外来打工者做放映员。拉从港台走私的二手放映设备经营。等待生意好转,借口无力经营,给予转让。不等他们贴广告,本地管理员就跃跃欲试。旧设备买个新价格。由于控制了放映员,许诺给他们回扣,片源基本由他们控制。时势造英雄!当时,录像厅最时髦、最火爆。基本开一个,一个活。由于他们摊本少,赚钱就多。更由于周期短,资本循环快,所以运作很成功。赚钱,他们加大片源供应,片租回报丰厚。他们先培养录像厅,等录像厅成规模后,又开始为录像厅服务。组织提供管理经营的技术人员和维修服务、配件提供、培训等等。由于萧群善于变通,他就一直处于这个行业的上层。为了留住他,老板给予高薪、一些股份。萧群也参与各个环节的回扣,收受好处,私分钱物...四、五年光景,和他合作的广州老板买楼、买车、开公司。萧群表面还住出租屋。他私下有大笔存款。他寻思:这里只是打工地,何时回河南,再做老板,还干这个产业。 一次,借回内地处理事务,他衣锦还乡。萧群一身西装革履地回乡,已是他被抓六年后。时光已是一九八四年。当时,黄金走私很严重。灵宝火车站、三门峡西站是“重灾区”。俩个公安局都派人天天驻扎那里抓黄金走私。收获还真不少。最多一次数十公斤,最少也有一百多克。由于黄金走私有暴利,很多人还是铤而走险。只是,广州商人不敢过来收购,十次有九次,不是被卖家出卖,就是被黄金缉私队查扣。灵宝金老板也不敢轻易过广州去,人生地不熟。往往少量可以赚钱,大量就被他们宰了。

【5】 张思爹的第一桶金

俩口上班,各自想办法,下班回家,顾不得像过去,先脱裤子在床上干一次“事业”才静下心谈闲。他们合计三天,银娣才总结以下问题:

  首先,弄清选矿计划,近一个月的计划选矿数。具体到哪个坑口的矿石,品位如何?

  2,化验。老板让谁取样?化验地点?化验员的经济条件?人品?谁认识他?如何让他按自己的意思?

  3,球磨机的排班情况?谁好接近?

   4,浮选方面,如何使金精粉品位高,流失少?

   5,看门如何应付?狗如何让它别咬叫?

   6,汞是在选场内巧取?还是外运进来?如何外运?

   7,如何让维修保障球磨机不出大问题,影响到***?

   8,如何向老板咨询:购买球磨机肚子的狗头金?

   9.资金还缺一万多,从哪里再借?

    10,买回杂金砂在哪里提炼?

    11,提取后,卖给谁?

   这十一个大问题,压得他们半夜,也爬起来协商。

【 6】张思爹初进拘留所

还没有得手,选场却被贼偷了。大家却怀疑是张思爹。于是,张思爹就受了委屈。打开房门,一股从下水道溢出来的恶臭气几乎把张思爹熏晕。不等他迈步,那人一把把他推进去,门咣啷紧闭。一下黑夜降临。张思德哆嗦一下。腿有热乎乎的感觉。他使劲揉揉眼睛看,模糊间,一个黑屋子竟站着、卧着十多个人。门口是一个塑料尿桶。屎尿满满的,都溢出到门口。一个小青年在撒尿,他不好好扶着,故意由任尿喷到张思爹脚上。看张思爹生气瞪眼,他冲他眨眨眼:“老哥,不好意思,它没长眼,我就因为管不住它,所以,它犯法,把我也带到这鬼地方!习惯后,张思爹遇见灵宝黑道老大过江龙。看过江龙在靠墙倒立、蹲马步、腿伸到铁窗上‘拔筋’....他看到过江龙倒立半个钟头、蹲马步二十多分钟、腿轻轻抬过头顶,不由夸他是“练家子”。他也打沙袋一年。很想和他交流‘武功’。张思爹、过江龙他们一起拉到武功这个话题: 打了几次架,才算是明白什么是武术?什么是花拳绣腿?还是人家拳击,才是武功的精髓!人最要害的地方不是脑袋,不是裤裆、不是脖子,而是眼睛。眼睛是观察对手,对敌人做出打击和对敌人防御的首脑。只要眼睛还看见,就没有丧失对敌人防御和进攻的能力。最伤害眼睛的是拳头,它距离敌人眼睛最近,它的进攻,是对自己最好的防护。最简洁、最有效、最简单的武功就是练拳头、练眼力。西方人最懂武功,他们才是武林高手!我们吹嘘的中华武术,其实和古老的毛笔书法一样,是一种艺术,它怎比钢笔书写的科学?细细数数,我们中国人吃、穿、住、用、行,都满是艺术!我们吃饭为了裹腹。老祖先却创造出食文化。什么菜里有画、有诗、有典故;穿为了保暖,遮丑,老祖宗却懂得:三分长相,七分打扮。我们汉服宽宽大大的,像中原一样,宽广博大。住,更夸张,什么阳宅风水,太岁头上动土....用的、出行的一切,都有学问和玄机?祖宗的文明、文化被我们代代相传。想割舍都不能。其实,人活着,才多少岁月?前怕狼,后怕虎,啥事情都干不成。我学到底,才知道什么都不在于向别人学,而在于自己做。摸摸索索,一通百通。可能是:心有灵犀一点通,我开始专打沙袋,提高打击速度、力量。至今,拳头对拳头,一个对一个,还没有能不趴下的”。

【7】张思爹暗下手,选金女借钱认爹娘

     张思爹暗暗下手。得手后,汇报给杨银娣。杨银娣高兴又发愁:借钱?对缺钱的人说,钱是万难的!自己缺,亲戚、朋友,他们好像也缺钱花!实在难受的是:有钱的,不认识你,认识的,也不借你。总之,一分钱难倒英雄汉。张思爹的本家、亲戚、朋友,一个也没有富有的,认识的有钱人,没有一个肯正眼看他哪怕一眼?一个人穷,不怕,最怕是个穷男人,除了割肉卖血,就是你大街上磕破头乞讨,也不行。女人缺钱则不怕,尤其漂亮女人缺钱,更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那些惜香怜玉的豪富之家,会像在拍卖会进行国宝拍卖那般,一个比一个知道:那是‘物有所值’的狗头金。张思爹深深体会这些,只是,不能开口说这番话。银娣寻思自己的亲人:虽说都不富足,多问几家,还可以凑齐。只是,自己不要父母,偏跟着他,把父母心伤透,把六亲不认。寻同学、过去的老板,也很难说到底管用不管用?自己去借,还怕伤张思爹的面子。她也实在难说出。俩口沉默半天。银娣性急,打开沉默:“你家里就你一颗独苗。村里的哥们又没多拉扯。常言:人在,情在!人走,情没了。着急时候,找他们,也续不上‘家谱’。朱阳街上,你师父是个老油条,凭你那几句话,他那肯‘下大赌注’?。你师兄人不错,可咱们已经借过人家一次,再借?人家哪里会给?你姑奶家,虽说可以借千儿八百的,可咱们需要好几万!果园选场的老板倒可以求告他,借一俩万。只是,他太鬼精!弄不好,他会玩咱们一场,自己独吞这。”张思爹点点头:“我也是这样想。”银娣接着说:“还得我死皮赖脸求我家里。咱伯、咱娘虽说气你【哄骗我】,其实最伤心还是:眼里的乖女儿,不站他们这边,反而缺心眼似地,跟一个又穷又老的癞子。干脆,我一个人回家,他们肯定还要拉拢‘阶级子女’,彻底脱离坏人的诱惑,让她回到革命大家庭中。他们大灌他们的迷魂汤,我借机骗钱?要不,学贼,偷。反正,这不会进派出所。

【8】时来运转钱砸脑门     情切切岳父夸女婿

张思爹得意洋洋和大家逗几句。银娣要跟值夜班的浮选工一起值班。张思爹也说明要往师父那里一遭。他们先后跟大家告辞。 借钱并买上‘狗头金’后,杨银娣开始加工。银娣见过不少加工这东西的,也给人家加工过。碰到自己给自己加工,她还是忐忑不安。冶金方法五花八门,可谓:八仙过海,各显其能!由于灵宝黄金矿藏品位高,一般开采百多克的,三五十克算低的金脉,十多克的品位被当做废石倒掉。灵宝黄金矿脉的矿石总是以伴生方式存在,以黄金矿石伴生硫、铅、铜矿石为最理想的富矿脉。这适合混汞碾、火法炼金等。球磨机肚子的主要是高品位天然颗粒金。杂质大,杂质有泥土、塑料、生活垃圾、钢沫等,一般先选捡、淘洗、磁石吸铁等,最后放混汞碾选,再蒸汞、排汞。尾渣再装搅筒摇金,还要氰化等。由于设备工艺限制,技术制约等,都采用传统的坩埚法熔炼。冶炼出直接交售银行。她买的这东西应先选捡汞金和疑似的东西。这东西带走后,随便让许老板选场的技师帮忙处置。银娣她最懂,就包扎的严严实实,一个人悄悄进行着。张思爹、沫糊李请大家吃喝做掩护。连续三天,是实在没啥可挑的,她才罢手。东西偷偷混着其他打掩护的石灰等杂物送到她家。她一个人悄悄跟着回家再干。张思爹心疼媳妇,可也无可奈何。他实在帮不上忙。银娣把主要的东西取走,又求告自己干过的国有选场车间主任帮忙。送礼一番,那些东西在她的眼皮底下蒸汞、坩埚法熔炼、以及更精练的方式。张思爹他们最早出成就。放置果园选场的那东西提炼色金足足3150克。许老板按国家最高价收购她们那些不纯净的色金,转手卖给杨挡花赚近俩万元。他不由佩服银娣不简单:这姑娘真有眼光!除去本钱四万,张思爹这回发家了,最少赚四万。这钱,让张思爹可以在灵宝城买一套三居室的房子。这小子真有福。人常说;有了钱,该浪浪!张思爹失眠三、五夜,寻思咋花掉这钱?现在,他得把岳父借给的俩万还上。只是,不能还俩万,四万,不,十万!他要钱干啥?媳妇就是财神娘娘!过去没一分钱,她都不计较。这回,巴结财神的父母,让财神娘娘安心给自己送子才是大事情!直接给钱,岳父母肯定不接。给媳妇说,媳妇也说:“打伞得顾住伞把。他们有手脚,有儿子、媳妇养老送终。你把人家事情办妥了。这不是抢人家的先吗?要不说,咱们是一家,得买房子、再做生意,花钱的地方多得是,你只要不连累他们就不错了。赚了,给他们;赔了,难道要他们替你还?....反正说不过她。这回,趁自己是掌柜,抓紧干自己想干的事情!

【9】有钱人用钱遮掩丑    为求财装憨下庄村

张思爹办妥大事。决定再大干下一场。他这次不敢再去故县,到阳平镇大湖村一带踩点。 张思德摩拳擦掌,准备大干一场。家里唤他回去?他担心是银娣的身体?就匆匆请假回去。由于出手大方,请假前给管伙一条烟孝敬。管伙很痛快答应:“张师傅!大家对你评价很高。我报厂子,准备给你涨工资!这次回家算休假。四天之内照发工资?咋样?跟着我干,亏不了你!”张思德送给他一顶高帽子,急急往灵宝他老丈人的新家赶。新家被粉饰一新。大家欢天喜地迎接他回家。原来,银娣怀孕了。张思德走后,银娣拿着他开的证明,找到他师兄沫糊李,在沫糊李的帮助下,顺利办到【结婚证】、【准生证】。张思德亲戚也看到这漂亮、能说、精明、善解人意的新人,都羡慕张思德好运!这边,他丈人着急粉饰楼房。准备他们的婚事。张思德还想等这笔生意做成?银娣不等他说完,就脸色不高兴。张思德忙改口:“赚钱也是为了婚礼体面,免得别人说你千挑万选走了眼?也为了你和孩子有好日子过?你说啥时间就啥时间!我早等这一天!”连忙慰抚银娣一番。银娣这才兴高采烈跟他诉说别后情景。

【10】‘意外’收获‘狗头金’,‘郑州演员’喊价竞拍

大家各管各的妈,各吃各的饭。张思德开始他的‘狗头金’计划。银娣不等他动作,就私下看好汞。雇人运送家里。再购置分装汞的小包装钢瓶。原本,她要亲自雇车送阳平街,再租用一个隐蔽的库房暗着提供给张思德使用。她父亲自告奋勇去。就由他办理这事情。他办好这些,把钥匙给前来的女婿。张思德拿好钥匙。准备着下手。这边,银娣早都让亲家沫糊李准备参加‘喊价’。后来,又怕沫糊李被人认出?沫糊李就物色一个跟自己合伙,从郑州市请来的帮手。他们俩负责此事。银娣亲自看俩次。谈过话之后,才稍稍放心。竞标在阳平政府的招待所举行。王有才副镇长亲自主持。喊价从12万开始。所以参加喊价的淘金者,需要准备十二万现金,给中间人。每一格加价最少一千元。多不限。喊中后,三天内准备好所有款项,再拉那东西。过三天,十二万押金不退。直加到六十万。底下静的喘息声都一清二楚。大家沉默着。王有才也有些惊呆,他也忘记叫停。这时,一个震惊张思德的声音从张思德身边喊出:六十六万!大家都扭头看张思德这边。张思德也在寻找那个‘傻蛋’?只见一个大冬天戴墨镜----强装瞎子的人物。他外表油头粉面,西装革履。一口河南普通话。大家全被他征服了。都泄了气那般一屁股蹲到沙发底。他满面春风,挑衅大家的口吻:还有哪位想喊价?早喊就喊吧?可别后悔让我竞标成功....这不是空口喊价闹着玩的!那是掏真金白银的!大家谁敢不要命?王有才这才反应过来:“没人再喊价,就这位绅士了!大家鼓掌!底下掌声雷动。

【11】淘金女大选‘狗头金’,暴富人首选‘房地产’

那些钱,银娣早打算好了。她之前看灵宝康乐园多处门面房、涧东多处住房。这次全部买下。反正,灵宝城房价只涨不跌。张思德就拉上沫糊李,让他帮忙。一个多月。促成此事。看到张思德投资房地产。沫糊李也热于此。他有他的想法和做法。他只打算在朱阳街购置。想买地皮直接盖。还想少花钱。他寻到队长。丢下一万元,让他出主意。队长说:“咱组靠街面有十多间房,正出租。我看房也太旧,干脆,换新?队里收回来卖地皮。公开投标。最后,要让你买上你相中的地皮?”沫糊李点点头。商户不肯搬。沫糊李花俩千块钱。请街痞流氓一顿饭。此事办妥。投标那天,很多外组投标,一间地皮竟三、四万。沫糊李不高兴。晚上,挨家挨户送整条烟、整箱酒。第二天,全体组员推翻准许外组人投标的事情。队长只好改做本组投标。沫糊李几乎全中。一间门面才一万。他将喜讯告诉张思德。准备腾出一半,让张思德盖四间?地皮费用一人一半。张思德、银娣哪不情愿。就连忙上朱阳去。俩亲家十分亲热。晚上,俩个去找师父喝酒。                                      

• 12月03日 09:03

添加评论

粤B2-20040141 新出网证(粤)字022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910522 版权所有 [羊城晚报报业集团] 广东羊城晚报数字媒体有限公司
©2001 Guangdong Yangcheng Evening News Digital Media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