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金羊网

知鲁迅笔下的书屋 不知三水也有许多私塾

来源:金羊网-旅游吧    发表时间:2014-09-17 09:11:52

  鲁迅先生笔下的百草园和三味书屋曾让我们非常神往。其实在三水,也有许多这样的私塾。鼎盛时,私塾数量甚至多达上千所,千千万万的三水人在这里学习识文断字。

  除了私塾,在三水还有一种叫社学的教育机构。这些为明清时代设于乡社间的地方学校,也曾是三水人的文化摇篮。

  廷弼家塾藏身金竹村

  “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每当在电视里看到播放的画面:一座小私塾里,十数名孩童摇头晃脑地背诵着《三字经》时,就忍不住有寻觅三水私塾的冲动。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前阵子在白坭金竹村采访时,记者就偶遇了心仪已久的私塾。在该村康真君庙旁,一座名为“廷弼家塾”的私塾让记者感受了传统文化传播地的氛围。这是一栋青砖房子,并不宏大,大约只有100平方米左右。房子的主人是一位叫陆忠锐的村民。关于房子的历史,连主人都不清楚,只知道“这是祖上留下来的。”

  房子现在闲置下来用作仓库,走廊上堆满了建筑工具。陆忠锐拿出钥匙,打开私塾大门,让我们一睹私塾内部结构。屋内空旷,整个屋子为整体一间,后墙正中间有一个空出来的位置,大家猜测“那是放孔夫子像的”。身处其中,记者脑海中立即浮现出一幅画面:数位孩童在先生的带领下,向孔夫子像行礼,然后开始背诵《三字经》等。

  三水曾有私塾上千所

  家塾教学所用的启蒙教材为《三字经》、《蒙求》等,进而再教四书五经,辅以历史典故、诗词歌赋,还有当朝的法律法令及家规家训等,向学生灌输忠、孝、仁、 义等思想。塾师按书本批注讲解,要求学生作八股文或吟诗作对,学习方法主要是读和背,注重学生写毛笔字。对学生的管理以训斥和体罚为主,有罚站、罚跪及用 戒尺、藤教鞭打手心、屁股等。

  私塾教育的死记硬背和灌输的教育方式,曾遭到狠批。但其教育功能却不可小觑,即便是陈寅恪、郭沫若贯通中西的饱学之士,他们在私塾打下的国学功底都是现代学校教育所无法达到的。

  而据清末出版的《广东教育官报》统计:光绪34年(1908年),三水有700余村,共有私塾1042所。规模大者学生数十人,最少者仅数人。也有富户在家设家塾,延聘塾师教育子弟。民国18年(1929年),县府取缔私塾,除边远地区外,凡交通方便的地方私塾绝迹。

  龙坡社学石碑尚在

  相对于私塾,社学对大家而言可能是陌生的,社学是明清时代设于乡社间的地方学校。12岁以上、20岁以下的近乡学子,有志于学文者,均可入学。

  据史料记载,清朝时期,三水至少存在过27所社学,分布三水各圩镇,系当时各圩镇最重要的教育机构。岁月的车轮滚滚,这些曾经兴盛的社学现如今已基本不复存在,只留下少许遗迹依稀可辨。

  三水文史专家植伟森还能记得乐平社学的模样。“面积约1200平方米,为三进两廊式,墙砌水磨青砖,锅耳山墙;门前用花岗岩石板铺砌,门额上用石板雕出‘乐平社学’四个大字。”植伟森说,这是当时乐平19个村唯一的学堂,至民国末年,乐平社学经历几十年风雨,依然保存完好。但后来被拆毁改建成乐平市场。

  而在芦苞镇龙坡中学办公楼前摆放着镇校之宝——一块镌刻“龙坡社学”的石碑。此碑花岗石质地,长约4米,宽约1米。光绪14年(1888年)龙坡社学重建时,三水籍翰林公李焕尧为社学题名,此为石碑之来历。其原址在芦苞水甬头,紧依北江,由于北江大堤加固,原址已在大堤之外了。上世纪70年代一场台风,龙坡社学被彻底刮倒,其木材被用于芦苞祖庙的重修,只石碑尚存。

http://weixin.qq.com/r/dkOKkvXEjKjzrbHx9xZk
扫一扫金羊网旅游吧微信,每天给你推送新鲜热辣旅游信息。我们一起旅游吧!

添加评论

粤B2-20040141 新出网证(粤)字022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910522 版权所有 [羊城晚报报业集团] 广东羊城晚报数字媒体有限公司
©2001 Guangdong Yangcheng Evening News Digital Media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