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金羊网

客家语浓:一堂三书屋 兄弟父子俱登科

来源:梅州网    发表时间:2014-09-03 15:31:14

  张氏最早的詠花书屋

  保存最完好的松云精舍

  鸟瞰留馀堂

  翰墨书香留馀堂

  张应谦见儿子科举接连报捷,可谓鲜花着锦,做父亲的却保持清醒头脑,牢记“满招损”的古训,更为告诫儿孙为官要清白,不要“身后有余忘缩手,眼前无路想回头”,于是将大屋命名为“留馀堂”——就是时刻想着做人做事要留有余地。

  □陈书玲 曾君玲

  (资料提供:张振孟)

  “老梅树下,疏影横斜景不再;留馀堂里,翰墨飘香文有魂。”攀桂坊北部边缘的嘉应学院亮湖楼旁,以前有个地方叫梅子树下,即现在的城东三坑村,这里有百年树龄的数棵古老梅树。源自攀桂坊核心区——张家围的张应谦,是留馀堂开基祖。他在这梅子树下,兴建了百年古居“留馀堂”。留馀堂建筑面积  1975平方米,门前有1200平方米半月形池塘和900平方米禾坪,有七十间房间,是目前保存较好的三堂四横(假六横)客家民居。

  留馀堂:

  寓意做人做事要留有余地

  留馀堂走过了光辉灿烂的180多个春秋,积淀了深厚的客家人文。清光绪年间,工部右侍郎、广东学政汪鸣銮为《留馀堂试草》作的序文中赞道:“粤之文,以嘉应为最,而张氏尤为嘉应之名族也”、“丙戌丁亥,鸣銮三造先生之庐而晋谒然,望之如鲁灵光殿。先生之孙数十人,皆游庠食饩,一门之盛无过于斯,诚足令人羡慕!”翰墨书香,可见一斑。百年留馀堂更是留下了一堂三书屋、兄弟父子俱登科的楚翘佳话。

  张应谦,号稻邨,楼下塘张光裕次子(张光裕共七子,子孙多有建树。长子在八角井开基,满子是梅城数一数二的绅士,时有“上市梁百万,下市张满爷”之称)。清嘉庆至道光年间,张应谦在广州开绸缎庄发财,还在村中买了二三百亩田,梅城开了两间当铺,于道光七年(1827)丁亥孟冬,开基留馀堂于城东三坑村。张应谦生两子,长子其翰,次子其公式(原字左“曾”右“羽”,音同“曾”,有“举”和“飞”之意,见《广雅·释诂》,下同)。张其翰于道光二年(1822)中壬午科举人,历任广西柳州知府、浔州知府;次子张其公式于道光十四年(1834)中甲午科举人,历任陕西紫阳、永寿、富平知县。留馀堂就是在兄弟先后中举的期间落成,于1827年完工。张应谦见儿子科举接连报捷,可谓鲜花着锦,做父亲的却保持清醒头脑,牢记“满招损”的古训,更为告诫儿孙为官要清白,不要“身后有余忘缩手,眼前无路想回头”,于是将大屋命名为“留馀堂”——就是时刻想着做人做事要留有余地。

  与李黄之姻谊成城中望族

  “孝友一家庶可承忠厚绵延之泽;蒸尝百世其毋忘艰难缔造之勤。”这幅贴在上厅神龛两旁的对联,是张其翰题写的家训,而张其公式题写挂在京卿第上堂的家训是:“事皆从实,不敢虚妄。俾我子孙见之,知处己待人,总当务实,实即诚也。诚字博大精深,不易下手,实字问心即是也。勉强行之,久久渐熟,受益不少。”

  张家围张肩一家族与翰林编修李士淳家族,留馀堂与人境庐,世交姻谊,关系密切,水乳交融!李士淳不仅为张家围开基祖张肩一及赖氏祖婆去世赠谥法,还为赖氏祖婆八十一寿辰作《寿张母赖孺人八旬加一序》。其中写道:“余忝以年谱之谊,世姻之雅,饫闻其名,而心仪其范,是则是效,时举以训家人。”其中“世姻之雅”之语,是指李士淳之孙女嫁与张肩一之孙张存介。

  人境庐主人黄遵宪之妹,嫁给留馀堂张其公式之长孙张润皋;而留馀堂张秉经之孙女张翠云,又嫁给黄遵宪之孙黄能立。李士淳和黄遵宪皆名闻遐迩,而张其公式夫人是清乾隆乙卯科举人湖北崇阳县知县李梦珠之女,也是门当户对,可见当时张氏家族显赫的社会地位,实为当之无愧的嘉应名族。

  翰墨书香 名家迭出

  留馀堂下禾坪矗立着七座举人“楣杆”,这是因为由十七世至廿世约80年间,留馀堂共出了七位举人。除了张其翰兄弟外,还先后涌现出张麟宝、张麟定、张资溥、张衡皋等文化名家。在近现代,留馀堂人在文学、书画、化学、地质学等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领域,名家迭出,留学生、大学教授难以尽数。特别是创办了学艺中学并担任第一任校长的张资平,他是我国现代言情小说的开山鼻祖,是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初我国红极一时的作家之一,曾与郭沫若、郁达夫、成仿吾并称于二十世纪的二十年代初,策划筹建了现代文学史上最重要的文学社团之一“创造社”。  至今,梅州市剑英图书馆还收藏着清代留馀堂人参加科举考试的文章《留馀堂试草》、张其翰的《詠花书屋赋钞》、张其公式《辫贞亮室文钞》,张资平的大量小说作品、张资颂的《零零碎碎》、《英语正误精解》、张继善的《梅县历代乡贤事略》等文集。黄遵宪作序的《梅水诗传》收入了留馀堂张其翰诗四十首、张其公式诗七十九首、张麟宝诗二十首、张麟定诗三十一首、张麟安诗四十七首、张资溥诗十九首等留馀堂后人诗作计二百三十八首。

  留馀堂张氏,其显赫的身世及育人之众,与其重视教育是密不可分的。留馀堂的旁边就有两座书斋:詠花书屋和西农望岁居,还有位于它东南方的松云精舍,都是张氏家族的私塾学堂。这三个私塾藏书丰富,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当时,留馀堂族中裔孙,学龄时期都住、学在学堂,如麻子岗竹林居张屋的前辈,几乎都在留馀堂私塾学堂读过书,且事业有成;邻近也有许多其他姓氏的孩子慕名而来,在留馀堂私塾学堂读书。他们在那里得到良好的教育,三书屋的馥郁书香成就了留馀堂的氤氲人文,也为留馀堂的子孙后代在未来的事业中取得的傲人成就打下了坚实基础。

  留馀堂人历史上曾为保一方安宁,殚精竭虑;自1858年张其公式归田,主讲各书院,到现在一百多年,一代又一代在教育园地辛勤耕耘;张麟宝等人创办了崇实书院(梅州中学前身)、张资平等人创办了学艺中学,为社会培育了无数人才,为文化之乡立下了汗马功劳。

  谢永昌著作《梅州客家风情》,收入了民国篆刻家张资度(张其公式之曾孙)的一方印:“我是识字耕田夫”,充分显示了留馀堂人的客家耕读精神。留馀堂人不仅具有客家人艰苦奋斗、崇文重教、开拓进取的宝贵精神,而且有严格的家规家训规范自己的行为;留馀堂人不仅具有良好的读书风气,而且具有良好的读书环境;留馀堂人不仅具有世代相传的优秀基因,而且具有刻苦读书,奋发向上的优良传统。是故人才辈出,有了“一堂三书屋、兄弟父子俱登科”恒久流传的佳话。

  附:留馀堂三私塾

  ①詠花书屋:

  读书梅下忘朝昏 燕聚詠花共日月

  詠花书屋在留馀堂东南角,建成于留馀堂落成(公元1827年)后不久。由张其翰(字凤曹,晚年号榕石老人)创办,人们曾称之为“善长学校”,留馀堂人称“老学堂”、“老学堂下”。

  詠花书屋原占地面积876平方米,建筑面积为317.90平方米。后来后花园被私人做屋用去约300平方米。曾经有过的东坡亭也已不复存在了。据传,黄遵宪曾在东坡亭和他的老师张其翰喝酒赏菊。他在《哭张心谷士驹》诗六首中自注:“余与心谷及家锡璋兄,均以早慧知名,里中称为三才子。先凤曹师于壬戌(1862年)之秋,在詠花书屋招饮赏菊,作忘年会(注:其时张其翰65岁,黄遵宪15岁)。”由此可知黄遵宪确曾就读于詠花书屋。

  詠花书屋藏书甚富。张其翰的孙子张养重曾为詠花书屋作诗:

  我家夙住梅花村,梅花开时萦梦魂。

  前年移植詠花屋,读书梅下忘朝昏。

  呼僮月夜每布席,抱甕清晨劳灌园。

  渐着密蕊缀秋爽,忽发幽艳含春温。

  ……

  满清时期,留馀堂人基本上都在詠花书屋读书。亦有左邻右舍及慕名而来的就读者。据《留馀堂试草》前言:“自王父稻邨公卜居城东三坑村,有负郭田数十亩,子孙读书为业。”叶璧华的父亲、举人叶轮,知道儿子罗阳将往州学考试,不忘在信中谆谆提醒,詠花书屋就是赴试前最好的温习场所,能得到名师指点的地方。

  张其翰是清末诗人,外交家、政治家、教育家。张其翰貌奇伟,性侃直,善饮能诗能书,书学二王,所著有《詠花书屋赋钞》、《仙花吟馆文槖》、《左氏撷腴》、《经说语要》等书数十卷,文种堂(张家围肩一祖堂)全部元宵对联乃张其翰所撰。詠花书屋对联:“结庐老梅树下;读书深柳堂中”也是由他所撰。

  张其翰是黄遵宪的老师,黄遵宪作《王右军书兰亭序赋序》时描述道:张其翰手书其牍曰:“昔欧阳公有言:三十年后,世人只知有子瞻,不知有老夫。前贤畏后生。”

  有说张其翰参加乡试时,试题为《三顾草庐赋》,监考官在旁看他作赋,异常欣赏。当他要写最后一句时,监考官按住他的试卷说:“且慢,让我想一想,怎样写,看谁写得好。”最后张其翰写道:“叹五百年名世之才,只是小心谨慎;嗣廿四帝中兴之绪,端推大耳英雄。”令监考官拍案叫绝,自叹不如。又曰:伟器也!

  乙未(1835年)张其翰至陕,任汉阴通判,惩奸禁暴,聿兴文教,后调任富平知县、肤施知县、任鄜州知州,治绩如汉阴。道光二十六年(1846)皇帝遣西安右翼副统甘露致祭于黄帝轩辕氏之陵,当时张其翰署富州直隶州知州,任陪祭官。后再任广西知府。庚戌年(1850年)抵粤西,时楚寇李沅发倡乱,蔓延及桂林,张其翰以八十人当数千狂寇,亲冒矢石,终于寡不敌众战败,也因此被免职。后因石达开部石镇吉、石镇常开自金陵南来,己未(1859年)陷州嘉应城,张其翰于州城失守后,奉制军湘西劳公檄,办嘉应州团事,官复广西知府,但留在嘉应州,不再赴任。张其翰在嘉应州内揖乡团,外睦诸将,艰难擘画,积劳成病,卒于同治乙丑(1865年)八月二十三日卯时。

  ②西农望岁之居:

  辞归故里建书屋 西农望岁念圣恩

  西农望岁之居,位于嘉应学院外校门内校道侧,即留馀堂祖屋的西南角,属留馀堂的三个私塾之一,由留馀堂开基祖张应谦次子张其公式告老还乡时所建。

  张其公式告老还乡后还时常惦记着朝廷,故将此私塾命名为西农望岁之居,亦希望借此表达自己常怀念“万岁”之好。曾在该书屋读书和居住过的名人有:光绪二十七年(1901)辛丑恩正科举人、福建省长汀县县令张衡皋;宣统二年驻日本神户总领事、资助过孙中山革命的张淑皋;杰出科学家、忠诚爱国者、著名化学家张资珙等许多有影响的读书人。可惜的是,这个书屋经百年风雨沧桑,房屋的门窗都有些破败,里面更是一片凋零,目前已成危房险楼。

  张其公式,字彦高,生嘉庆己已年(1809年),卒光绪十八年(1892年),是道光十四年甲午(1834年)举人,历任陕西永寿、韩城、富平、紫阳县知县。陕甘乡试同考试官,军功赏戴花翎钦加知府衔,由工部侍郎、广东学政汪鸣銮视学粤东,奏举绩学耆儒恩赐赏四品卿衔,题赠“斗南耆硕”匾额,连年屡遇覃恩,授中宪大夫,曾任省城学海堂学长,掌教潮州韩山、城南书院,本州崇实、培风各书院,成就后进甚多。张其公式生平读书有专功,藏书甚富,皆经后勘,尤精中西历法。曾总纂光绪《潮阳县志》,并代周固轩太守作《潮阳县志序》。其著述甚丰,有《春秋三统朔闰表》、《后汉四分朔闰表》、《两汉月日徵信算法》、《统宗难题衍术》、《方程正负定式》、《量仓八法》等书;其馀说经订史之书,有《两汉提要剳记》、《三国志讨论》、《南楼读书杂记》及《星学入门》、《军帐从事》、《入陕归田记》、《辫贞亮室文稿》等赋稿、杂体文诸编。还出有《留馀堂试草》鉴定本51篇。据二十一世张麟祥回忆,上世纪30年代初中课本《梅县历史》上写道:“张其公式学问冠岭南……”。《入陕归田记》末段的祖训(见前述)正是他勉励子孙奋发读书、宽心处事、诚实做人、留给留馀堂后代宝贵的精神遗产。他的后裔用他写的诗句“灯火夜深书有味,墨花晨润字生香”作为京卿第堂屋的门联和私塾“松云精舍”的堂联,以此勉励后代子孙要刻苦读书。

  ③松云精舍:

  灯火夜深书有味 墨花晨润字生香

  松云精舍,位于金山街道东街村农校侧,即留馀堂祖屋的东南方,属留馀堂的三个私塾之一,由留馀堂后裔张念松于清末建造,目前保存状况较好。松云精舍坐东向西,为二堂、二廊、一门,平面成方型的两层土木结构,十二个房间。大门侧开,“松云精舍”的堂联就是用张其公式写的诗句辑成:“灯火夜深书有味;墨花晨润字生香”,舍名由著名书法家、篆刻家、教育家、清末秀才黄遵宪外甥张资度书写。据现留馀堂祖堂管理会理事长张振孟先生介绍说,这个私塾启蒙课培育了留馀堂及周边张姓后裔许多有影响的著名读书人。如我国首位航空测量队长,懂得中、英、德、日四国语言文字的城东玉水竹林居张屋的张荣昌(1902-1947年)。

  松云精舍的创始人张念松,为张氏十九世祖,字赞生,号承皋,张其公式的第十八个孙子,人称“十八公”。他在梅城油箩街开水货行发家,受其祖辈  “历主书院,成就后进”思想的影响,为让留馀堂的子孙继续书香翰墨,他把最初的积蓄先用于建造私塾“松云精舍”,其中“松”字就取自能拆分成“十八公”的意思。尔后再积攒资金做屋建房,由此可见留馀堂人为培育子孙成为栋梁之材的重视程度。

http://weixin.qq.com/r/dkOKkvXEjKjzrbHx9xZk
扫一扫金羊网旅游吧微信,每天给你推送新鲜热辣旅游信息。我们一起旅游吧!

添加评论

粤B2-20040141 新出网证(粤)字022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910522 版权所有 [羊城晚报报业集团] 广东羊城晚报数字媒体有限公司
©2001 Guangdong Yangcheng Evening News Digital Media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