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金羊网

广州古建筑“扫街人”

来源:广州日报    发表时间:2016-10-25 11:28:48

  四年发掘70处广州老建筑 其中一半被文物部门认定

  找到众多港药起源十三行桨栏路

  最近发现为孙中山所筹划广州内港奠基石

  广州桨栏路老建筑。(资料图片 图/苏俊杰)

  陈晓平

  光复中路二三四号。

  一年前,陈晓平经营了十多年的实体书店开不下去,他不得不把书店挪到网上。此后,除了继续经营书店、写稿,这名“60后”大叔和一群“80后”“混”在一起,在广州城里到处“瞄”、“拍”老街老房子。为的就是保护广州的老建筑,留住广州的历史记忆。

  在四年间,这个业余志愿者团队发现了包括孙中山在《建国方略》的实业计划中提及的广州内港奠基石等70处老建筑,其中近一半获文物部门认定。

  文、图/广州日报记者 杜安娜

  实习生陈文杰(署名除外)

  陈晓平的名片上印着“@省城风物”,一般人看不明白。

  从书友会到“扫街人”

  省城风物,其实是一个关注广州历史文化,特别是老街区老建筑的志愿者小团队。老建筑有文物部门守护着?对这个说法,陈晓平撇了撇嘴,“当然不是所有的老建筑都被保护起来了。”

  十年前,陈晓平在中山大学旁边拥有一家小书店。书店虽小,却经营得有声有色,定期开展的读书会,集聚了一批文化爱好者。集聚的人多了,大家不约而同萌发了走出书本去做点什么的想法。

  于是,陈晓平带着队伍开始“扫街”。“扫街”就是到街上寻找文化古迹的蛛丝马迹。“当时我从书友会中结识了一些做文化保育的朋友,他们穿梭在广州的老街巷,拍摄所看到的老建筑。”

  为此城记忆不消散

  近十年来,上海、成都、香港等有历史沉淀的大城市,兴起一股文物保护的潮流。而身在广州的陈晓平看着,“一处又一处的老建筑‘倒下’,这些渐渐消失的建筑,承载了一代又一代人的记忆。”

  这个“60后”“文艺中年”说得有些感伤,“为了保存这份集体记忆,见证了广州历史的沧桑,这座城市的记忆不能就这么慢慢消散。”

  自从“扫街”之后,陈晓平发现以往文史知识的积累有了极大的用武之地。因为,“文物的发现和申报需要大量资料加以证实,需要在学术上站得住根脚。”这让陈晓平看到了自身的优势。

  陈晓平的这支团队从2012年建立起来,不到四年时间里,向文物部门提名了70处有历史价值的老建筑,目前得到文物部门认可的将近一半,这个成绩在广东文化保育志愿者队伍里首屈一指.

  发现广州内港奠基石

  陈晓平团队最近一次的发现是广州内港奠基石。一位组员在滨江西路实地考察时,无意中发现了1930年的广州内港的奠基石。广州自古以来就是我国对外贸易的重要港口,当年孙中山在《建国方略》的实业计划中明确地提出将广州建设成南方大港的宏伟目标。

  广州港的内港是指珠江洲头咀、白鹅潭一段,主要在城区内的港口码头仓库等设施。

  陈晓平说,内港奠基石的发现,可以让人们窥探当年孙中山的实业计划的一些情况。

  “今年恰恰是孙中山诞辰的150周年,或许冥冥之中,让我们能通过这特别的发现来缅怀这位伟大的革命先人。”陈晓平说。

  众多港药发源桨栏路

  在逐渐发掘一些老建筑后,陈晓平还想再快一点,“这些老建筑再不早点保护起来,将来的命运很难预测。”

  于是,广州曾经的“金融街”、“中药街”、“报馆街”逐渐浮出水面。

  说到十三行的桨栏路的求证过程,陈晓平用“非常艰难”来形容。现在看起来狭窄且名不见经传的桨栏路,曾经是辉煌一时的金融街,很多银号都开在这条路上。这条路上的门牌号发生过多次变化,要与文献记载逐一匹配,难度很大。陈晓平发现,好在这条路并没有被过多的装饰和改造,老房子上的字迹、门牌都得到了存留。他们根据留下的鲜活信息,佐以《广东省志·金融志》、《广州市志·工业志》,最后确定了桨栏路曾经的地位。

  他们顺藤摸瓜,在桨栏路旁边的长乐路,发现了名医梁培基创办的第一间西药厂。在这条街上,还曾有50多家药业老字号,“现在很多人想方设法去香港买一些老字号的药,比如‘位元堂’、‘李众胜堂’。”陈晓平说:“可是谁人知道,这些药原来发源在广州,只是现在香港发扬光大了而已。”

  “桨栏路,曾经是广州的经济繁荣之地,如今在狭窄的格子铺里,小商贩们谈天说地,却无人知晓这些建筑的往日盛景。”随着城市中心迁移,这片区域成了杂乱、吵闹的代名词,陈晓平说,他甚至感受到了这些建筑的眼泪。

  光复中路曾是报馆街

  说到报馆街的发现,陈晓平打趣道:“有报馆在周年纪念特刊中,把自己的创刊地都弄错了。”

  原来,陈晓平在研究史料时发现,光复中路曾经是著名的报馆街。“能查出十几家报馆的地址,但是门牌已经几经变更,无法一一复原。”

  一次偶然的机会,陈晓平在光复中路266号的二楼的阳台下发现了一个民国搪瓷门牌,上面写着“长寿分局光复中路76号”,同时阳台上隐约印着“×声日报社”的字样。这一重大发现,让他们找到了“坐标轴”。于是一系列报社的旧址随后被确定了下来。

  “广州是中国报业的发源地,近代广州半数以上的报馆都集中于此。”陈晓平说,这些都是广州的骄傲。“而如今,仅有几家报馆遗存,是广州珍贵的文化遗产。”

  寻古的时间久了,陈晓平逐渐发现,很多导游向外界介绍广州历史文化时,商业味和程式化的东西多,真正考究的内容却十分欠缺。

  陈晓平开始了对广州历史文化传播的另一种形式——导赏,让他们的这些发掘,不只是孤芳自赏。

  2014年2月,陈晓平试水了第一次“导赏”。活动地点就在发现金融街的桨栏路。

  “很多外地来的文化人士,他们不喜欢听哪些千篇一律的陈词滥调,但是他们可以找到我们。”陈晓平认为,这才是对广州文化进行有责任的传播。

  对话

  希望有人赞助出书

  广州日报:四年时间发现几十处文化老建筑,是怎么做到的?

  陈晓平:这都不是我个人的成绩,是团队合作的结果。除了我,团队都是“80后”广州人。这一批人从小在广州出生、长大,他们对过去有一种集体的回忆,对老建筑有很深的感情。

  广州日报:团队队员都是业余时间去做文保工作?

  陈晓平:是的,大家还会分工。我是历史比较强,有人地理比较强,还有女孩子善于访谈,擅长拍照、摄影,还有两位建筑工程师。

  广州日报:你坚持做文物保护的动力是什么?

  陈晓平:首先是兴趣。另外是责任感。

  广州日报:团队活动平时的经费来源是怎样的?

  陈晓平:费用就是平摊。拍照片就是自己的相机。出去扫街,就是走走吃个饭。查资料也是依靠图书馆。

  广州日报:愿意接受资助吗?

  陈晓平:我个人觉得,资助出书最好。因为我们做的这些研究,不一定有市场,实现不了盈利。

  广州日报:未来发展有没有规划?

  陈晓平:一个是出书,另外就是“导赏”。

  记者手记

  一个链接广州历史的人

  与同等规模的上海、南京等城市相比,反映广州城详细历史进程的有关论述和书籍不能说寥寥无几,也可描述为“相对很少”。如果稍微关注广州城历史的人,也会发现在为数不多的“文保”圈内,大家都认识一个人和他的团队,这个就是陈晓平以及他的“省城风物”团队。

  首先对广州历史了解的“细腻”。陈晓平可以在谈话中,随口说到“广州市立图书馆首任馆长伍智梅”,他会随口说出一连串与伍智梅有关的历史事件:“伍智梅的家族是开妇产医院的,医院叫做图强医院,位于现在的旧仓巷。”他还可以继续说下去:“她的父亲叫做伍汉持,是早期加入孙中山同盟会成员”、“后来旧仓巷面积狭小,需要医院搬迁的时候,她和她的哥哥找到了时任广州市市长孙科,由于父辈之间的关系,孙科就在城外批了一块地,建了医院,改名为汉持医院,中山肿瘤医院就是在原来汉持医院的基础上建立的”。

  其次他对广州历史了解的“全面”。他对广州每一条街道的了解。由于经历过不同时代,门牌号也变化不定。但他能了解到这一栋建筑物的前后历史变化。比如西关昌华社区,他几乎能说出每家每户原来的主人:昌华新街18号,这座房屋主人曾是原广州市商会主席何缉屏;昌华新街2号是著名的莫雄的“莫公馆”;昌华新街3号之一-之三,是民国时期源吉林凉茶店老板源氏家族;昌华新街6号,邓锡鸿的姑姐从国外汇款回来建设的……

  再次他对广州历史了解的“严谨”。陈晓平做的是每一个历史记载都必须要有经得起考证的出处。他关于对中山六路惠吉西社区的建筑物的资料中至少记录下31个来源地。

  最后,他对广州历史了解的“执着”。但陈晓平和他的团队发现现在的沙面的一些建筑物,有着明显的标识错误,比如“沙面南街34号,曾作为泰国人俱乐部”,是目前沙面这个建筑物上的标识,陈晓平团队则通过多次考证认为,这里根本不是所谓的泰国人俱乐部,而是德国的鲁麟洋行和后来的美国领事馆。

  历史需要链接,而陈晓平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http://weixin.qq.com/r/dkOKkvXEjKjzrbHx9xZk
扫一扫金羊网旅游吧微信,每天给你推送新鲜热辣旅游信息。我们一起旅游吧!

添加评论

粤B2-20040141 新出网证(粤)字022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910522 版权所有 [羊城晚报报业集团] 广东羊城晚报数字媒体有限公司
©2001 Guangdong Yangcheng Evening News Digital Media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